首页 > 娱乐 > 正文

制作人访谈录 | 灿星陆伟:做综艺一定要和社会现实相结合


更新日期:2021-09-13 15:48:03来源:网络点击:1777834
8090,80d,80s手机电影网,竹马翻译官,竺可桢学院,竺可桢简介

图片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文/南风

豆瓣开分8.9,《这!就是街舞》(以下简称《这街》)第四季再次刷新了自己的口碑高度。

内娱应该没有哪个如此大制作的综N代节目,口碑既高且稳了吧。

它像所有其他的综N代一样,会在每一次迭代中创新,更换明星嘉宾阵容、扩容选手类型、采用全新的赛制和舞美,从硬件到软件,全部焕然一新。

只是99%的综N代都在创新中失败了,只有《这街》是成功的1%

图片

陆伟

总导演陆伟开心之余也不忘复盘。

第四季是他们变化最大的一季,尤其是赛制,相较前三季,十分冒险。

从海选阶段取消队长用毛巾在自己街区选人的赛制,将四组人马集结到一起,用盲盒选人,再到以下象棋的方式来决定晋级和淘汰人选,《这街》第一阶段的赛制需要用4期节目才能完整展示。

更复杂,也更有吸引力。

这直接导致《这街》第四季单期总时长超过3小时,很挑战观众耐心,尤其是倍速、快进当道的时代,舞蹈节目又只能看,不像音乐节目一样可以聆听,这会增加观众的观看成本。

带着这个天然“硬伤”,陆伟他们还是很坚持做了如此大的变动,因为这一季他们最想做的是“不可预知性”。

“我始终觉得不可预知性本身是真人秀节目最大的看点。”

他也想过剪掉一些片段来缩短节目时长,也焦虑过观众无法迅速看到到赛制全貌而放弃观看,但还是想任性一次。

“我真的剪不掉,下不了这个狠心,因为battle确实都很精彩。”

图片

变数的可贵

不可预知性会让真人秀充满变数,而《这街4》的精彩恰恰来源于此。

无论是队长抽盲盒选人,还是以“下象棋”的方式进行战队之间的battle,都是基于不可预知性设计的赛制。

《这街4》放弃了海选发毛巾的选人规则,改为邀请100位大神参赛,他们来自不同国家,是各自领域的顶级舞者,有些甚至到了裁判级别。

这直接将首期节目的对抗性与舞蹈本身的观赏性拉到新高度。

图片

面对集结了前三季节目冠军和GoGo Brothers、Hilty&Bosch、Poppin C、Acky 桑等天花板级别的国际舞者,没有哪个街舞爱好者不想看他们之间的battle,包括节目组。

“我们曾经想过能不能出现GoGo Brothers对Hilty&Bosch的这样的经典对抗,能不能出现类似叶音、韩宇去跟国外的locking大神对抗的这种比较经典的画面,但这些都是我们觉得有可能发生而不是必然发生的,这这个赛制最大的一个看点。”

幸运的是,首期节目叶音、阿伟和GoGo Brothers就进行了一次中外顶级Locking舞者的对抗。紧接着,Acky 桑和尼尔森也在命运的安排下有了让所有人动容的一次battle。前者是日本元老级的popping大神,后者是新崛起的popping新星,二人上一次battle还是三年前。

两代人的PK最终让前浪被后浪拍在了沙滩上,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毕竟Acky桑已经47岁了,但他潇洒、谦虚又包容的态度,让这场比赛的观众很快从“廉颇老矣”的遗憾中抽离,留下的只有对前辈的无比敬重,和自己对街舞更深的热爱。

这种灵魂之间的碰撞与街舞精神的传承,是《这街》一直寻求的价值表达,既精彩又深刻。

图片

“这其实都是抽盲盒决定的。”抽盲盒的方式决定了他们会有师徒或者同舞种的对抗,“这是它带来的后续的剧情。”

变数意味着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是真人秀最美妙的看点。

图片

用真人秀消除隔阂,塑造舞者群像

《这街》第四季有大量真人秀片段,是本季有别于前三季的重要变化。

除了“吊胃口”,陆伟也希望通过真人秀消除选手之间因肤色、语言带来的天然差异,从而让观众也能对国外舞者有很好的认知。

“消除距离感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要让观众觉得他是我身边的人,而不是一个完全不在我世界里的人,其实需要用大量剧情和时间去展现他们。”

图片

比如布布的徒弟卡卡,同为黑皮肤的法国人,他的跳舞风格和布布截然不同,比较狂野。

通过抽盲盒,卡卡加入的是以中国风为主格调的张艺兴战。在拉近和国外舞者的关系上张艺兴选择从中国传统礼仪入手,先教了他们拱手礼,即作揖,卡卡很快学以致用。

接下来,在每一场battle中,卡卡都不忘向对手作揖。

节目组有意地多次展示了卡卡作揖这一行为,与他狂野的舞风形成鲜明对比,从而加深人物性格的可爱,让他成功有了记忆点,也让观众感受到了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一举多得。

图片

作为一档综艺节目,《这街》的成功离不开两个要素,足够精彩纷呈的比赛,和扎实的舞者群像塑造

前者需要有实力足够强的舞者加盟,后者则需要节目组通过各种形式的排兵布阵,让每一个舞者有至少一次成为主角的机会,被观众记住。

“我们在做节目的时候,因为我自己偏编辑向一点,对我来讲才艺和个性塑造差不多是四六开,六分才艺,四分个性塑造。

如果你在才艺上有所缺失的话,比如能力还达不到顶级高手的水平,可能只能达到4分、5分,那也就意味着节目组需要在你的真人秀部分,包括选手个性展示的部分,能够拿到6分、5分,这样的话它还是10。”

图片

选手之外,明星队长的群像也同样重要。

陆伟设想的最好情况是每年换两个新队长,但因档期等种种原因,这两季都没能如愿。

第四季他还想过加入一名女队长,让他始终下不了决心的是,“这节目太刚了,队长之间是一个纯热血向的相互对抗的关系,中国传统礼仪里,男性要给女性足够的尊重,但是在battle的情况下,怎么让一个女队长在台上特别有战斗力地去跟一群男人进行对抗,这件事情我自己还没想明白。”

但他同时透露,“第五季我可能会用女队长,但前提一定是我想明白这个叙事逻辑和人物关系应该怎么做。”

不过今年的四位队长在人物关系上仍然给观众带来了很多惊喜,韩庚、刘宪华、张艺兴都曾在同一家公司做过练习生并出道,韩庚和刘宪华还曾是同队队员,如今韩庚又和王一博同属一家公司,还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

四位队长错综复杂的人物勾连,再加上街舞这一共同对抗元素的助燃,很容易在节目中擦出火花。

图片

为了找到各位舞者和明星队长最吸引观众的看点,节目组在真人秀部分花费了极大精力,他们想在真人秀里窥探到人物最真实的状态,而不知不觉间,被记录的对象也早已沉浸其中,因为他们想赢。

“他们跳得太投入了。一般情况下明星队长如果自己参与舞蹈,或者是舞者要排齐舞的话,即便我们规定10点钟必须得回家,但真的没有一个人会听我们的,他们基本上都会排到凌晨差不多早上五六点钟左右才走。”

从第一季,《这街》就给了舞者们最大的尊重,所以他们也十分信任节目组,愿意酣畅淋漓地在镜头里展示自己。

图片

做综艺一定要和社会现实相结合

《这街》做了四季,不管是声量还是口碑都非常稳定,而它面临的整个综艺环境却一再变换。

第一季节目开播时,行业还是流量当道的时代,偶像、说唱、街舞为综艺市场最热门的三大IP,爆款频出,而《这街》是街舞领域唯一的爆款综艺。

短短三年过去,三个IP里最出圈的偶像养成类综艺已被一纸叫停,说唱也再次转入地下,而街舞中的霹雳舞却被纳入奥运会比赛,正式成为主流运动项目。

可能是运气,也可能是命运使然,当年所有的爆款综艺,只有《这街》安安稳稳地走到了现在。

图片

陆伟一直在思考,面对如今的市场环境,到底应该怎么做综艺,以及做什么样的综艺?

“不管是偶像也好,说唱也好,街舞也好,做那么多年以后,其实都不需要外部的市场环境发生什么变化,你自己就应该内省了。

凡事都是这样的,你有顺的时候也有衰的时候,你应该知道这个文化做到一定高度以后也就意味着,一定是会走下坡路的。”

当走上下坡路的时候,创作者应该怎么做才能不被淘汰?

陆伟想到的答案是,无论何时,做综艺一定要和社会现实相结合,“社会现实里面还有什么样的话题是大家非常关注的,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年轻人喜欢玩什么,第二个是大众更关注什么。”

图片

全民领域的焦点目前集中在子女教育和养老两个方面,但以灿星擅长歌舞类的综艺基因来看,与这一领域的适配度不算高。

而在青年文化上,陆伟关注到现在风靡年轻人群体的是剧本杀游戏

“所以我现在一直在策划一个偏剧本杀类型的真人秀,但是不是现在市面上已经有的剧本杀节目类型,因为那不是我理解的剧本杀。

剧本杀考验的是人的智力,但是现在至少目前出现的剧本杀综艺更多时候是用游戏的架构去做的,稍微有点偏离剧本杀的本质。

我比较想做的是完全反映出剧本杀本质的节目,一群高智力的玩家在一起破解剧本编剧给他们设置的难题,这种智力上的博弈模式我是很喜欢的。”

这仍然是全新的领域,但至少是灿星熟悉的受众。

这个节目是纯粹的真人秀,没有歌舞元素,对陆伟而言会是全新的挑战,“所以我也很兴奋,我很想接受这个挑战,这是我从来没有做过的节目类型,它一定是有风险,但是我自己很喜欢。”

图片

陆伟不喜欢待在舒适圈,或者说不能待在舒适圈,这是他对自己的“警告”。“因为最熟悉的领域迟早有一天会没有办法给你产生新的内容,所以你必须得时刻去搞新的东西。”

回到街舞,不管是舞者、明星嘉宾,还是赛制,《这街》从未停止过加入新东西。只是这一季已经集结了全球顶级舞者,那之后呢?

“每年都搞的话反而会有审美疲劳,在未来两到三年里面,我更注重的可能是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的年轻舞者的展示。”

在陆伟看来,《这街》第四季的大师赛就好像欧洲杯,不适合每年举办,不然太消耗大师资源,保持在每三年一次的频率或许是最好的。

“在中间过渡的部分我更多的想法是做目前努力想要成为最顶级舞者的年轻人,他们不同的舞蹈风格和舞蹈故事。

所以未来第五、第六季可能我做的也是国际赛,但是会有海选,把中国和国外的年轻舞者放在一起,看哪个国家的舞者实力更强,谁的整个舞蹈风格更能吸引观众注意力,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目前《这!就是街舞》第四季在“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小程序的大众评分7.9,专业评分7.7分。欢迎点击进入小程序发表评论~

影视寒冬和疫情的到来洗牌了整个行业,去泡沫化之后,真正会游泳的人得以更好生存。Ifeng电影在疫情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也随着行业变化逐渐转型,在内容输出上,开始从纯粹的电影内容拓展到全行业范畴,重点关注影、剧、综三大板块。

为更好展现当下行业风貌,我们推出了《制作人访谈录》栏目,与真正处于行业一线并有优秀内容输出的优秀制作人对话,为行业提供一些方法论。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相关:

他们的一个电话,就可能“胜造七级浮屠”  作者:黄钰钦 平房里的声音   这是一排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平房。白色的外墙已经发黄,门前的灌木丛因缺乏修剪而参差不齐。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很难想象,就是在这样一栋建筑里,几乎每天都进行着关于生与死的营救。 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 黄钰钦 摄   房外招牌上的“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和房内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将它与一般的平房区别开。在北京回龙观医院的深处,第一条全国性危机干预热线就设在这里。   9月10日是教师节,许多人不知道它还是另外一个特殊的日子——世界预防自杀日。自杀,作为人类社会最隐秘的伤口,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

江西6000余所中小学、幼儿园完成校园安防智慧化改造  中新网南昌9月10日电 (记者 李韵涵)10日,记者从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江西省全面推进校园安防建设改造,在暑期结束前完成了具备条件的6000余所中小学、幼儿园的校园安防标准化、规范化、智慧化改造工作。   “近年来,全省公安机关会同教育行政部门大力推进校园安防‘四个百分百’建设,推动在学校、幼儿园门前建设防冲撞及隔离设施,配置安检门等安防设备,校园安防水平不断提升。”江西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万凯称,校园安防仍然存在短板弱项,特别安防设施建设标准不统一、管理使用不规范、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高等问题,亟待进一步改进提升。   据..

成都一在建工地发生地面棚网架垮塌事故 致4死14伤  中新网9月10日电 据成都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官方微博消息,2021年9月10日14时01分,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中铁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承建的成都轨道交通17号线二期工程建设北路站在搭建地面防尘降噪棚时,部分棚网架发生垮塌。事故造成18人受伤,其中4人经抢救无效死亡,14人正在医院接受救治。   事故发生后,成都轨道集团立即启动应急预案,与应急、卫健、住建等相关部门及施工单位第一时间开展救援及善后处理工作。事故原因正在全面调查中。 成都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官方微博截图 【编辑:叶攀】

相关热词搜索:8090,80d,80s手机电影网,竹马翻译官,竺可桢学院,竺可桢简介

上一篇: 福建三地3天新增75例阳性 莆田一鞋厂已有至少12人感染
下一篇: 凤凰网《Feng向标》|《双探》:带着血碴子的东北复仇记